愤怒的小鸟下载半亿 日游戏时间百万小时

[挑战编辑部] [已跟帖条,共0人参与]2011-2-26 来源:环球企业家  作者:


看大图

  【编者按】

  很难测算《愤怒的小鸟》(AngryBirds)究竟有多“愤怒”,但很容易看出它有多成功。英国首相大卫·卡梅伦(DavidCameron)也是这款游戏的拥趸,遑论成百上千的美国人在万圣节时将自己装扮成里面的角色。在很多国家,《愤怒的小鸟》都是AppStore免费下载和付费销售的双重冠军:芬兰、英国、美国……当然也包括中国。到2010年12月发布一周年时,这款游戏在各个平台上的下载总计超过5000万次。开发商Rovio表示,每天人们花在玩《愤怒的小鸟》上的时间总和超过100万小时。真正鲜为人知的是,获得极大成功前的Rovio在干什么。它的第一个外部员工、现为手机游戏公司Finger2Finger创始人的刘翔讲述的这些艰难时光,肯定超出你的想象。

  “Rovio”在芬兰语中是“火”的意思,它的LOGO就是白雪中的一团火。我是Rovio第一个外部员工,2004年底加入,那时这家公司叫Relude。

  最初的起源是2003年时,在赫尔辛基理工大学(HelsinkiUniversityofTechnology)读书的NiklasHed和两个同学以一款叫《卷心菜之王》(KingoftheCabbageWorld)的游戏赢得惠普与诺基亚合办的手机游戏大赛。这款游戏后来被出售给另一游戏公司Sumea,改名为《鼹鼠大战》(MoleWar),成为全球第一款多人实时对抗手机游戏—玩家控制一只小鼹鼠向对面另一玩家控制的鼹鼠扔垃圾,大家可以挖地洞躲避攻击,如果被砸到就输了。

  只有3G网络才能真正让《鼹鼠大战》打起来。但当时即便在芬兰和欧洲,3G网络也没有铺开,能玩游戏的3G手机很少,遑论多个用户同时在线。因此,这款理念和设计都很超前的游戏在商业上必然失败。不过,NiklasHed3人借它进入游戏市场并在业界获得声名,他们将奖金作为起始资金创立了Relude。

  因为付费下载的《鼹鼠大战》缺乏用户很难赚到钱,Relude过得很艰难,3个创始人凭奖金省吃俭用度过一年半。正当他们苦恼无以为继时,NiklasHed的堂兄弟MikaelHed加盟,并带来个人资金。此人不像其他3人是IT背景,出身富裕家庭的他是商科背景,任务就是把公司正式运营起来。

  成立一年半到两年正是初创企业最难熬的时候—一开始很多创业者都能充满激情不计代价地投入,但到这时,可能激情燃烧殆尽、资金告罄,团队中很多人也就此散了。如非MikaelHed及时出现,Relude可能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MikaelHed加入后,在大学生中招了两个程序员,我就是其中之一。我们两个程序员加入后,解决了《鼹鼠大战》只有手机终端没有服务器端的技术问题,这样这个游戏在运营商Orange上真正运营起来。更重要的是,MikaelHed带着Relude接了一个外包项目,为Sumea开发滑雪游戏SkiJump。2000年前后彩屏手机开始普及,几年的发展和诺基亚的影响力使芬兰诞生大量手机游戏公司。Sumea和Mr.Goodliving都是当时世界级的领先者,能以品牌商的身份与运营商合作。像Relude这样的小型工作室,则围绕它们做一些外包求生存。

  2005年是变化频生的关键一年。在Sumea于2004年6月被美国同业DigitalChocolate收购后,Mr.Goodliving在2005年5月也被美国公司RealNetworks收购。这两起并购在芬兰IT界和游戏界引起极大震动,他们不认同自己最顶尖也是世界一流的公司以低价出售给美国人。其中的矛盾不难解释:两家公司都成立于1999年,经过五六年的发展一部分原始股东希望套现,芬兰资本市场在美国人面前差距明显;而被出售后,公司的经营理念和管理模式都受到极大冲击,内部也出现重大人员变动和一些公司政治,Sumea不仅高层被美国资方换掉,连品牌都没能保留。这些对那些怀揣游戏梦想进入这两家公司的人而言不可接受,很多人选择离开。

  与此同时,MikaelHed的父亲开始成为关键人物。KajHed1990年代创立Trema,一家为企业和金融机构提供财富、资产管理软件的公司,后来成为投资家。即便Relude是自己儿子和侄子的心血,这些年轻人历经坎坷时他也从未出手,直到开始相信这是一门不错的生意,并发现Sumea出现问题有机可乘。

上一页 [1] [2] [3] [4] 下一页

热门评论

最新评论

评论读取中...

已经有评论0条,共0人参与,查看全部评论